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京城,洪天會總部。

    劉青帶著他的心腹,還有站在他旁邊的左長老,這時候正不斷的對秋總發難。

    “會長,現在正是關乎洪天會生死存亡的時刻,如果會長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可能會讓洪天會所有兄弟都跟著陪葬!”劉青站在秋總對面,一臉激動的對秋總說道。

    “對啊,大長老,您可要勸勸會長啊。咱們洪天會有一百多年歷史了,難道大長老就要眼睜睜看著咱們洪天會葬送在秋會長的手里嗎?”左長老也對大長老說道。

    大長老這時候也在秋總的旁邊。

    “劉青,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秋總冷著臉:“洪天會在我的帶領下愈來愈強盛,你有什么資格說洪天會毀在我的手里?”

    “會長,現在洪天會是還沒毀在你的手里,但是洪天會很快就會因為你錯誤的選擇,而斷送洪天會無數兄弟的前程性命!”劉青激動道。

    “眾所周知,會長親近林家,但是林家叛國之心不死,如今已被國家控制,如果我們現在還不及時抽身,繼續跟林家合作的話,我們就會被林家拖累!”劉青說道:“雖然咱們洪天會足夠強大,但是再強大也沒有強大到跟國家機器抗衡。”

    “而且洪天會創建之初,當年洪天會祖師爺的宗旨就是救國家于危難,現在我們去跟企圖叛國的林家合作,豈不是背叛了祖師爺的意愿?”

    劉青拉了一票人過來給秋總施壓。

    劉青作為副會長,在洪天會也是非常有威望的人,包括左長老在內的大人物,都是劉青的心腹。劉青在洪天會內部拉攏心腹,已經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勢力。

    “是啊,還望會長三思!”那些跟劉青一起過來的人,都對著秋總跪了下來。

    秋總依舊表情冷酷,看不出任何情緒變化。她表情冷淡的說道:“劉青,我知道你跟王家關系好,但是在沒有確鑿證據前,你憑什么說林家叛國?林家這些年為華夏做的事情難道你都沒看到?”

    “而且祖師爺早有訓誡,洪天會在國家危難的時候當肩負起拯救國家的重擔,但是禁止洪天會跟利益團體站隊,劉副會長這么激動,無非就是想讓洪天會站隊王家,但是劉副會長似乎忘了祖師爺的遺訓。”

    “會長,你說我站隊王家,對,沒錯,可以這么說。”劉青也沒有否認:“但是我站隊王家也是為了保留洪天會的實力,也是為了不跟賣國賊一起助紂為虐!”

    “會長說我站隊,但是會長現在的態度難道不也是站隊嗎?”劉青質問道:“而且會長還帶領洪天會的大家跟漢奸賣國賊在同一陣營,會長你這么做問過洪天會所有兄弟的意見嗎?”

    “劉副會長,說話放尊重一點,現在還沒有確切證據,你有什么證據說林家是賣國賊!”秋總冷冷道。

    “呵呵……會長,你就別自欺欺人了。如果沒有證據的話,林家會被軟禁起來?”劉青冷笑道:“更何況,二十年前林家就勾結過境外勢力,他們早就有前科,現在被揭穿跟境外勢力勾結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現在還只是軟禁。如果有確切證據的話直接就被抓起來了,早就被直接逮捕了!”秋總冷冷道。

    “會長,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幫林家說話!”劉青激動道:“會長,我知道你喜歡林家的大少爺,但是林家的老大早就死了。不知道你還對林家留戀什么!你怎么能為了自己的私事就葬送大家的前程!如果會長一定要跟著林家的話,等林家叛國落下實錘,到時候就是王家跟我們清算的時候了!”

    “還請會長三思,萬不能因為一己私欲就葬送洪天會一百多年的基業啊!”

    “會長三思!”

    跟著劉青身后的那些人,紛紛跪了下來,這些人簡直就是要逼秋總做出選擇。

    “劉青,你休要污蔑人!我從來就沒說要站隊林家,我只是遵從祖先遺訓,不在政治斗爭中站隊,難道你們都忘了先祖遺訓嗎?”

    “會長,有些事情我們都心知肚明,如果會長不同意的話,我們就只有號召大家投票選擇了。”劉青強硬的說道。

    “你敢!”秋總大喝道。

    “我們絕不與叛國家族同流合污!”劉青也蠻橫的盯著秋總。

    “我們絕不與林家同流合污!”劉青帶來的那些人都跟著吼道。

    “林梟,你快點回來,一切都看你了。”看著那些被劉青煽動的人。秋總有些著急的想到。

    現在情況很不妙,因為林家被打上了叛國的標簽,就連洪天會內部她的心腹都開始被劉青煽動了,甚至連大長老都快被劉青說動了。

    如果還不能證明林家的清白,照現在這種情勢下去。洪天會內部的混亂連她都震不住了。

    京城,小街。

    這是一個偏僻的老街,在京城都屬于那種三不管的地帶,交通落后,經濟落后。文化落后,環境落后。

    總之,這里就是一個非常落后破舊的地方。

    莊武冷無邪帶著徐勝男在這個老街租了一個房子,在這個兩室一廳的老房子里面,徐勝男住一間,莊武和冷無邪住一間。

    從林家出事后,他們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林家出事的前一天,林二爺就給他們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們迅速搬離現在住的地方,找一個偏僻的地方躲著。

    當時林二爺也沒有跟他們解釋什么。只是讓他們趕緊走。

    然后他們走的第二天,就聽到林家出事的消息了,因為林家出事連電視新聞都播了。

    “都過去一個星期了,哎,這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莊武跟冷無邪還有徐勝男坐在飯桌上。莊武有些納悶的吐槽道。

    “這幾天咱們還是不要出去了,我看這兩天這兩條老街似乎多了一些警元,似乎在找人。”冷無邪沉吟道:“我估計王家的人已經找到這里來了。”

    “沒想到我們哥倆居然也會過上這種躲躲藏藏的生活!”

    “你就別抱怨了,連林家都垮了,咱們還能做什么?目前最要緊的是保護好嫂子。千萬不要讓嫂子出事,不然梟哥回來了我們怎么跟梟哥交待。”

    “你們有林梟的消息嗎?”徐勝男有些憔悴的問道,自從林家倒臺,林梟失去音訊后,這些天徐勝男仿佛虛弱了十倍,整個人看上去都很憔悴。

    “沒有。”莊武和冷無邪搖搖頭。

    “唉,也不知道林梟怎么樣了,林梟可千萬不要出事啊。”徐勝男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嫂子,梟哥福大命大,不會出事的。”

    “就是不知道林梟知道京城的情況了沒有,他可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回京城啊,不然就完了。”徐勝男憂心忡忡的說道。

    “唉,也不知道下次跟梟哥見面是什么時候了。”

    還是京城,李家。

    李家家主跟李建國站在客廳的窗前,兩人看著天空有些陰暗的月亮。李家家主長嘆了一口氣。

    “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李家嗎?”

    “大哥,先別灰心,說不準事情還有轉機。”李建國說道。

    “轉機?”李家家主說道:“誰能想到王家的動作這么快,誰能想到林家倒的這么快。”

    “李家好不容易跟林家修復了關系,但是誰能想到林家在王家的強勢打擊下。這么不堪一擊。”

    “大哥,難道你忘了二十年前嗎?”李建國說道:“二十年前的情況跟現在何其相似,后來林家不還是挺過來了嗎?”

    “可是現在的林家并不是二十年前的林家了。”李家家主說道:“二十年前林家有林無道,林無道用生命才找出證明林家清白的證據,現在可沒有林無道了。”

    “林二爺雖然也有本事。但是跟他大哥林無道比起來還差了些,所以這次林家是兇多吉少了。”李家家主嘆道:“二十年前,李家本可以幫林家說話但是卻選擇了沉默,二十年后當我們想幫林家說話的時候,卻沒有那個資格了。呵呵……世事多變啊。”

    二十年前,李老爺子也是位居一線,二十年后李老爺子去了,而他這個李家家主已經沒有了跟其他三大家族家主同等影響力的話語權。

    所以他縱使有心幫林家,也沒有那個本事了。

    “不,大哥,難道你忘了林梟?”李建國說道。

    “林梟?呵呵……他一個毛頭小子能做什么?”李家家主搖搖頭。

    “林梟可是林無道的兒子,俗話說虎父無犬子,我看好林梟。”李建國說道。

    “林梟跟他老子比差遠了,當年林無道是多么驚才絕艷的人物,如果他還在的話,現在鐵定是首腦。”李家家主搖頭道:“林梟?出生民間,沒受過高等教育,高中就輟學了,沒文化沒知識,整日跟一些地痞流氓廝混,能有多大本事?哪怕他成為了西蜀老大也還只是流氓而已,跟他老子差遠了。”

    “大哥,我倒不這么看。”李建國持相反的意見:“我跟林梟打過幾次交道,大哥你沒見過林梟或許沒有這種感覺。林梟絕對不是庸才!”

    “當初我也是跟大哥同樣的想法,但是后來我發現我大錯特錯了,或許林梟能創造奇跡也不一定。”

    “二弟,你也太看得起他了,連林二爺都解決不了的事情。他林梟能做什么?”李家家主說道:“林家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與此同時,之前跟林家合作的夏氏家族,還有持中立態度的趙家等等,這些京城的超級豪族,都因為王家對林家的突然發難而產生了動搖。

    林家已被盯上了叛國的標簽。一些之前站隊林家的勢力,已經再重新站隊了。

    不然等林家一倒,那些站錯位的就會面臨一輪大清掃。百度一下“大梟雄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