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八十九章 虐殺

作者: 紫衣居士  分類: 武俠仙俠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玲瓏,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也無意摻和到你們地魔一脈的爭斗當中,為何偷襲于我?”

    初避大劫,冷凌鵬方才察覺到范磊已經了無聲息,死的不能再死,心里一跳,自覺不妙。

    再看邵儀也是身負重傷,肯定不會是那個陌生男人的對手,心中發寒,開口示弱道。

    魔門除了至高的帝魔一脈,天地人三魔宗并列,公認的實力最強,玲瓏出身地魔一脈,其師尊為大周圣武皇帝冊封為地魔君,兩者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都不可比擬。

    在他了解當中,地魔一脈,宗主至高,其下會有圣子圣女爭奪正統嫡脈,其爭斗之慘烈,比龍子龍孫奪嫡爭位也不遑多讓。

    這一代的地魔君弟子數位,其中最出色的有三個,圣女紫苑,圣女玲瓏,以及圣子云海,在冷凌鵬的印象當中,都有可能成為下一代地魔宗主。

    他本人對于這三位也只是聽過其名,未見其人,這還是第一次相見,要不是玲瓏的月蝕乃是獨門武學,極為醒目,他也不會一下認出對方。

    “漠山的地脈之爭,不容有失,你要怪,就怪自己太貪心,趟了這個渾水。”

    玲瓏對這個說辭卻是不以為然,當小孩子過家家呢,如果易地而處,已經動手了,對方還占盡優勢,會放過自己嗎?

    所以根本不需要猶豫。

    “殺。”

    清脆的殺字無比的悅耳動聽,卻帶著深沉的寒氣,席卷四面八方,使得冷凌鵬與邵儀心內慘然,知道再沒有緩和的余地。

    事已如此,別無他想,唯死戰耳。

    邵儀腳下迸發氣浪,提氣振神,怒吼一聲,猶如風雷匯聚,長qang后半截藏于luo lu在外,青筋暴起的粗臂中,挺前突刺,指向樹杈間仿佛風之子的項央。

    他所學qang法駁雜,初時師從州內名家,打下深厚基礎,對于qang法有所領悟。

    等小有所成后便投身行伍,修行軍陣qang道,此時,他在扎實基礎上學得剛猛決絕之殺伐qang道,雖不以變化取勝,但體悟力大勢雄之個中三味,戰力尤其過人。

    再之后退伍回鄉,漂泊江湖,他采納各家所長,與人廝殺拼斗,qang法日趨圓滑,生出許多變化。

    直到最近兩年,他融合自身所學與經歷,最后創出一門回夢qang法,并以之晉升元神大成。

    這一門qang法,大封大劈,猛崩硬扎,以力道見長,同時變化多端,靈巧如風,正是剛柔并濟,力巧同重的極上乘武學。

    這一刺,他運氣運力,心存決然之志,qang勢尤其強猛,恰如軍陣擺下,長戈大戟林立,煞氣沖霄,令人未戰先怯,手軟三分。

    “不差。”

    項央目中異彩連連,從邵儀的起手式,到長qang貫出,其體內的種種變化逃不過他的法眼,開口贊道。

    他如今是何等的武學修為,一聲不差,已經是極高的贊譽,對方能成一家之先河,創出與自身十二分契合的武道,可算的上武學宗師。

    面對這直欲刺破蒼穹的霸道一qang,項央輕吐一口濁氣,手掌自腕處延伸,仿佛染上金色的晶芒,中指點出,輕輕揚揚,飄飄灑灑,仿佛揮毫潑墨一般。

    三分神指之金蠶絲雨。

    一瞬之間,項央中指之中延伸出一條墨黑色的蠶絲,仿佛種子抽芽,又從這根蠶絲上分裂出千千萬萬根細弱牛毫的絲線。

    蠶絲如雨,驟然而發,刺穿空氣,于空中竟然隱隱排列成八卦的形狀,旋轉之間異力橫生,瞬間沖垮邵儀的qang芒,同時余勢不減的朝著邵儀穿刺而去。

    項央的三分神指,斷玉分金,十萬火急,三分天下,乃是借鑒雄霸三分神指的精要創出,只是威力由于他的修為而更勝一籌。

    而經由天蠶九變以及嫁衣神功衍生而出的六路指法,則是各有側重。

    金蠶絲雨,取自他初次練就天蠶變時一時突發奇想的名字,那時不算殺招,只是一門在后天便能汲取天地靈氣的修行功法。

    此刻的金蠶絲雨才是名副其實,密如驟雨,銳勝qang劍,折金分鐵只在等閑。

    而且由于項央對于人體肉身之秘領悟深刻,蠶絲刺擊的方位盡是人體的要穴薄弱處,再加上融入項央對于陣法的些許領悟,威力十足。

    邵儀的qang芒也許夠狂,夠烈,夠力,夠猛,卻不及金蠶絲雨來的大勢滔滔,無可匹敵。

    刷刷刷的破空聲未曾消散,一片狼藉的山地上,邵儀卻已經被數之不盡的蠶絲射穿,根本來不及躲避。

    噗通一聲輕微的響聲,隨之而來的是邵儀眉心處一個紅點現出,其身上也密密麻麻的現出數不清的紅點,是蠶絲貫穿身體后蜷曲阻擋血液迸發所造成的淤痕。

    外表看來,邵儀似乎得了什么皮膚病,比如紅斑狼瘡什么的,而實際上,他本人經脈斷裂,丹田被刺破,已然死亡。

    這還不止,項央透過元神感知到,對方肉身的血氣寸寸截斷,丹田的真氣團團消散,如果留幾分力,或許就是一個傷而不殺,令的對方生不如死的局面。

    金蠶絲雨的威力極強,然而其霸道,惡毒,也實在令人膽戰心驚,縱然項央也未曾料到會有這般奇效。

    “這便是細微處見功夫,單純的刺穿肉身,也許會令的對方痛不欲生,卻絕不會如此干凈利落的將之斬殺,人身死穴,當真玄之又玄。”

    而另一面,玲瓏的進展則要慢得多。

    冷凌鵬雖然不是冰魔一脈的類似圣子的地位,但資質非凡,又備受本脈高手看重,賜下一掛猩紅披風,足以抵擋玲瓏密集而犀利的攻勢。

    “冰魔大氣功,還不錯,不過那披風是何等布料所成,竟然有如此精巧的卸力之法,莫非是如同熊王這等異獸獸皮所成?”

    這東西就像是鐵甲之類的護具,制作手藝倒是其次,關鍵是原材料難得,才有這樣的功效。

    比如將熊王的皮扒了,做成什么皮衣皮褲之類的,多多少少會有些防御之效,一般后天的刀劍斬擊都未必能破掉。

    而冷凌鵬披著的血紅披風,顯然比所謂的熊王之皮要高層次許多。,難怪如此殺馬特也要穿。

    有披風,沒披風,那是兩個戰力。百度一下“武俠之神級捕快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