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41章 接踵而來的任務

作者: 金印  分類: 游戲競技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脫離遠征軍編制,德亞陸軍部隊在太空艦隊的領航下進入返程,由于經歷了一番大戰,補給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德亞陸軍艦隊只能回到首都星進行修養以及維修。

    修整后,無論是德亞利劍還是十九裝甲師、德亞特種兵團都會重新編入國內戰斗序列,至于李牧這個指揮官則是要回國進行政治部的進一步審查。

    一路上,德亞艦隊可謂是橫沖直撞,顯得火氣失足。

    他們幾乎是被賽岡納德趕出來的,心里憋著一股氣,此時恨不得撞上不開眼的海盜蹂躪蹂躪。

    但人家傻嗎?一看到這股龐大的部隊氣勢洶洶的架勢,那些海盜們早跑沒影了,說到底,海盜只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兒,讓他們去欺負欺負民營艦隊還行,遇到正規部隊,借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

    一路相安無事,回程極為順暢。

    里昂離開了,畢竟是依蘭軍隊,他們跟著回德亞聯邦可不合適,走之前,這貨拉著李牧大喝了一通,直把李牧灌得癱軟在地上,足足有三天的時間沒起來床。

    對于告別李牧,里昂心里是拒絕的,若是還有可能,他希望一直保持遠征軍的編制,一直跟著李牧打仗。

    但畢竟是依蘭一系的將軍,成天跟著德亞將軍廝混,而且明擺一副狗腿子的姿態,這讓依蘭領導人的臉往哪兒擱。

    送走了里昂以及自由戰線,艦隊重新,在十天的最后一天到達了國內。

    剛到達首都軍事機場,李牧差點嚇得尿褲子。

    剛從戰艦下來,李牧是被套上黑頭套,押上懸浮車秘密轉移。

    在他的理解中,能有這種待遇的只有戰俘或是那些罪大惡極的罪犯。

    “老威爾!”李牧崩潰大哭道:“我是功臣!我是英雄!你不能這么對我!”

    “你卸磨殺驢!”

    “你恩將仇報!”

    “我為祖國留過血!我為祖國打過仗!我捍衛了德亞的榮耀....”

    “我是冤枉的啊!!”

    在幾位押解戰士滿頭大汗中,李牧一路上哭喊個不停,那叫一個凄慘。

    他不知道自己的出現會在國內造成怎樣的轟動,畢竟作為一個主導整個賽岡納德戰役的功臣卻被如此待遇,那些德亞民眾還不鬧翻天。

    李牧不會有錯,有錯的僅僅是懦弱的政府!

    一個連功臣的保不住的軟弱無能的政府!

    德亞政府表示,這個鍋,他們不愿意背。

    因此,李牧必須要進行秘密處理,若是讓那些民眾或是記者看見,這貨身上被扒下去的軍裝,再讓這混蛋口無遮攔的逼逼兩句,麻煩就大了。

    依蘭戰役、睦州星戰役再加上剛剛結束的賽岡納德戰役,李牧這個名字早已經被德亞民眾所熟知。

    甚至有人將他比喻為德亞未來的保護神!

    這種結果令政府又驚喜又無奈。

    驚喜的是,他們的造神計劃大獲成功!

    無奈的是,這個節骨眼上,李牧觸了蘭斯頓的霉頭!

    在這個國家,李牧是英雄!

    政府不得不低調處理!

    “他媽的!”

    幾名押解戰士滿臉狐疑的看著這個從頭嚎到尾的英雄,暗道:這貨真是那個....李牧?

    ........

    軍用懸浮車一路上急速行駛,那特殊車牌就是臉面,一路上所有關卡幾乎是綠燈通行。

    從城市漸漸走向郊區,最后進去一片荒蕪的高速路上...

    懸浮車疾馳,大約過了十分鐘,在一個路口上左拐進入了一個警戒帶。

    在數名全副武裝的德亞戰士的敬禮中,懸浮車順利通行,直接行駛進入德亞首都第一軍事基地。

    德亞首都第一軍事基地是首都軍區下屬第一分部,里面駐扎著戰斗力彪悍的德亞第一至第五裝甲師,這是一個古老的番號,甚至可以贅述到德亞聯邦的建國時代,而這五個部隊更是的德亞的中堅力量。

    李牧腦袋上的頭套終于被摘了下來,他第一反應就是...

    “饒命啊!”

    幾名押解戰士感到無比的頭疼,他們也不好喝斥,盡管李牧現今不是德亞的將軍,但作為秘密部隊的人,一些事情還是明白的。

    只見他們紛紛扭過頭決定不搭理這貨。

    李牧心中忐忑,不由望向周圍。

    一眼就看到了那整齊的裝甲停泊區以及來回警示的部隊。

    看到這一幕,李牧心中不由松了口氣,好似并不是處決地點。

    接連過了幾道警戒線,懸浮車終于在一棟小樓前停下。

    李牧扭頭一看,當即嚇得腳都軟了。

    在小樓門口,漢克頓總統、老威爾、蘭頓將軍、霍蘭德上將、米蘭局長等德亞幾位最高領導人赫然在列。

    “報道!德亞聯邦軍人奉命前來報道!”

    李牧挺胸抬頭,哪兒剛才那副慫包樣兒,渾身上下彌漫著一股濃烈的煞氣,神色莊重,這令周圍的巡邏警示的戰士們,下意識的停住腳步,目光灼熱且崇敬的望著這個人。

    而李牧身后的那些押解戰士們則是面面相覷,他媽的,這貨太能演了吧?

    蘭頓將軍臉皮子直抽抽,老威爾跟米蘭則是相視一笑,他們太清楚李牧的性格了,這混蛋是什么德行?估計黑頭套那一出都把這家伙嚇壞了吧。

    漢克頓總統率先走上前,滿臉如沐春風的笑容,伸出手道:“辛苦了,李將軍。”

    李牧淡然一笑,伸出手握住,不卑不亢道:“總統閣下客氣了,保家衛國本就是軍人的天職,沒有什么辛苦可言,這是我的責任!”

    老威爾:這個小混蛋!

    米蘭:臉皮更厚了!

    亞些戰士:不要臉!

    蘭頓將軍:.......

    “好好好。”漢克頓總統連到了三聲好,這次親昵的拉著李牧的手,與其并肩走入小樓中。

    一路上,李牧可謂是受寵若驚,但仍是擺出一副風淡云輕的樣子。

    “仗不好打吧?”

    “報告總統閣下,作為德亞的軍人,再苦再累的仗都能打!”

    “哦?是嗎?那怎么有人報告說你在軍事基地遲遲不愿出兵?”

    “污蔑!ch luo裸的污蔑!他們懂什么叫打仗嘛?我這是在等候時機!”

    “報告的是你的副官,克里斯。”

    李牧長大了嘴巴,欲哭無淚,心中恨得牙癢,發狠道:混蛋玩意,又打老子小報告,回去看我不收拾你!

    一路攀談,終于進入了會議室,兩名持qang戰士嚴肅的關上門,站在大門口左右兩側,嚴密警戒。

    而周圍更是布下了天羅地網,甚至連一些現代化裝備都撤了出去,以防他國監聽。

    看著如此一幕,李牧眼皮子又開始跳了,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在那股預感越發強烈之際,老威爾發話道:

    “李將軍,最高統帥部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

    “....我..我可以拒....”

    李牧閉嘴了,因為他看見蘭頓將軍好似要殺人的眼神,若是他敢在多嘴,這老頭指不定真就沖上來揍自己了。

    “在三天后,希望你去一趟凱慕斯!”

    李牧:老威爾,我干你大爺!

    凱慕斯,烏特蘭帝國首都星稱號。百度一下“咸魚艦長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