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九十二章 曹操的絕望與掙扎

作者: 蕭樓兒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沛國,蕭縣,作為徐州之外的要隘,也是徐州通往中原的要隘,端的是無比重要!

    黃忠已然率領大軍坐鎮在此,看著率領騎兵疾馳而來的張遼和法正,黃忠心中已然多了幾分鎮定,黃忠雖然和法正沒什么交集,可法正作為軍師,跟隨甘寧征討南蠻,現在又與魯肅二人率人同曹操叛逆勢力在汝南周旋,黃忠心中自然清楚,如同法正這樣的良才,自然是自家主子細心培養的對象!

    看到城頭高掛的黃字帥旗,法正嬉笑著說道,“張驍騎,主公未曾將帥印交付與你,你可莫要將不滿放在臉上,要不然黃帥到時候給了你什么艱難任務,張驍騎可莫要向法某抱怨!”

    張遼心中雖然有幾分淡淡的失落,可心中也清楚,若是論功勞,自己比起黃忠還差得遠,自己也曾在關中練兵,對于西涼羌胡對關中的襲擾心中有數,可黃忠鎮守成倉,讓西涼亂黨不敢四號有所異動,足見這位老將胸中籌謀!

    更何況,張遼也清楚,當年自家主子從荊州起家,當時袁術命令孫堅南寇荊州,荊州大軍抵擋的萬分艱難,大軍都已經打到了返程,拿下樊城渡過漢水之后,大軍就能直撲襄陽!這樣的境況下,自家主子異軍突起,帶著數千新丁,手下拿得出手的將軍不過就是黃忠一人。文聘雖說也是跟隨自家主子起家的元老,可當時文聘也不過是新丁,哪里能和黃忠這樣的大將相比?

    如今這位老將軍為自家主子效力,兢兢業業勞苦功高,卻沒機會立下多少功勞,自己沒立什么功勞,就被提拔為北軍五校之一,趙云等人更是通過朝廷武舉一躍成為大漢軍中中堅力量,相對而言,反倒是黃忠這為跟隨自家主子打天下的老將有些低調的過分了!

    有賈詡坐鎮軍中,按道理來說,沒有人比賈詡更適合坐鎮中軍調度大軍了,可此番命令黃忠為帥,張遼也明白過來,自家主子是要捧黃忠一把,畢竟如今朝中大將,除卻皇甫嵩朱儁二位聲名在外的大漢良將,也就屬黃忠和徐榮二人年長,虛榮雖說偷笑自家主子之后沒機會立下什么功勞,可在董卓帳下時一舉擊潰曹操孫堅二人聯軍,就足見此人的本領!

    現在自家主子明顯是要用平定中原的功勞,來向上推黃忠一把,讓這位跟隨自家主子多年的老將更進一步,張遼心中焉敢有什么想法?更何況,自己這個年紀,已經成為了大漢北軍五校之首,若是自己現在在謀求更進一步,那真要被推到高處去,沒機會直接領兵,幾年內仗著威名還能在朝中有所作為,可多過上幾年,到時候那些公卿名士,誰還買自己的帳?對于這一點,張遼心中還是很清楚的!

    張遼自然明白,法正這是在提點自己,當下面上帶著幾分和煦的笑容說道,“孝直放心就是!我大漢軍中第一條軍令,便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王爺既然委任黃帥為帥,那自然有王爺的考量,某家定然遵令而行!更何況,黃帥本就是我大漢大將之中的佼佼者,為人所行,俱值得某家學習,如今能在黃帥帳下效力,也算是圓了某家一樁心愿,又有何事?”

    黃忠作為大帥,自然不能輕動,可手中也沒有個能拿得上臺面的人,為了彰顯對張遼的重視,同時為了壓一壓賈詡,黃忠毫不猶豫的派遣賈詡前去迎接張遼!

    賈詡雖然一時不察,可回頭一琢磨,登時發現,自己被黃忠這老家伙算計了!可賈詡心中也清楚,黃忠如此做,不外乎是為了彰顯自己在軍中的權威,當下賈詡也不戳破,默默地配合著黃忠!賈詡心中清楚,雖說黃忠為帥,可這擔子,全壓在了自己這督軍身上,要是如此形勢,再打了敗仗,到時候自家主子手下追究的定然是自己,而不是黃忠這大帥!

    城門口,看到親自出來迎接自己的賈詡,法正和張遼二人不敢大意,當下翻身下馬,拽馬進城,法正笑瞇瞇的說道,“有勞賈大人前來迎接我等,末將心中惶恐吶!”

    賈詡含笑點了點頭說道,“得知你二人前來,黃帥命令老夫前來迎接你等!”

    二人相視一笑,都明白黃忠這點小心思,只有張遼,看著二人笑的這么燦爛的模樣,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三人走進蕭縣縣衙之中,看到端坐在帥位上的黃忠,一個個毫不猶豫的拱手行禮,等到三人入座之后,黃忠這才開口問道,“孝直,王爺可有軍令傳來?”

    法正點了點頭說道,“黃帥,王爺曾言,清掃兗青二州,驅逐曹操余孽,早日讓中原戰亂結束!”

    不等黃忠發問,賈詡就帶著幾分急迫問道,“莫非王爺沒有讓我等取曹孟德項上人頭?”

    法正緩緩說道,“王爺有令,清剿曹孟德黨羽,留曹孟德一命!”

    看到二人不解的神色,法正開口說道,“黃帥,賈督軍,王爺意欲,放曹孟德北去,打亂河北如今局勢,方便我大軍日后平定河北!”

    黃忠輕輕頷首道,“既讓王爺讓我等清剿曹孟德余孽,那我等就明日動身北上,追擊曹孟德余孽,文遠,不知你可有什么問題?”

    聽到黃忠發問自己,張遼頷首道,“黃帥放心就是,末將帳下兵馬沒有問題,隨時可以率領大軍出擊,以供黃帥驅馳!”

    黃忠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了賈詡,“賈督軍,你認為我等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賈詡輕聲說道,“黃帥,若是要收復朝廷失地,那魯國、泰山二郡之地,是重中之重!”

    黃忠稍稍一頓,旋即點了點頭,“如此也好,等到我大軍進駐泰山,某家就派遣馬征西率人進擊濟南、千乘郡二郡,免得河北袁本初心中不安分!只要守住濟南,到時候青州就是朝廷囊中之物!”

    賈詡輕輕點頭說道,“黃帥所言甚善!”

    商議妥當,次日黃忠派了數百人駐守蕭縣,爾后大軍直奔小沛北去!

    小沛城南數十里外大道至上,曹操率領著數千殘兵如同喪家之犬一樣遁逃,眼看著就要臨近小沛,想到自家族弟率領著數萬兵馬駐守在小沛,等到雙方匯合之后,就能從容撤退,曹操也是松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當口,一支近百人的寇匪沖了出來,曹操本就是驚弓之鳥,當下就要下令手下將這只寇匪給擊退,卻沒想到人群中一人高聲呼道,“樂進將軍,自己人,莫要動手!”

    不動手歸不動手,可樂進還是率人緊緊將這支隊伍圍攏了起來,爾后曹操走近,那人群中一人納頭便拜,“末將見過明公!”

    聽到這人口中帶著幾分熟悉的兗州口音,曹操帶著幾分憤然道,“爾是何人?”

    那人開口說道,“明公,末將乃是夏侯妙才將軍帳下親兵校尉!”

    曹操心中驚疑不定,開口喝問道,“夏侯妙才何在?”

    那小將說道,“明公,數十日前,數萬兵ma qiang攻小沛,我家將軍死戰不退,不行被敵軍破城,我家將軍;連斬四員敵將,最終力竭,被我等奮力救出,如今正在不遠處山中養傷!”

    曹操一愣,旋即開口說道,“某家在此安營扎寨,爾等速速分出一隊人馬,讓文謙率人將妙才接到此處!”

    樂進帶人前去接夏侯淵,曹操自然沒閑下來,當下就將胡昭、管寧、曹仁、曹純、李典、韓浩等一干心腹召集到了一起!

    這個時候,曹操也不顧及顏面,毫不猶豫的箕坐在地,眉頭已經皺成了一團,“諸位,情況可能不太妙,如今,小沛已然失了!”

    胡昭面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怎么會?小沛乃是要地,整個小沛,單是明公帳下精兵就屯了一萬,這還不算征召而來的三四萬壯丁,這敗的,也太不合常理了一些!”

    管寧面色也滿是陰沉,過了好一會,管寧才翕動著嘴唇說道,“明公可還記得,西涼馬騰帳下的兵馬?”

    曹操面上也滿是糾結之色,“不是說馬騰帳下只有兩萬多不到三萬人馬么?”

    管寧語氣中盡是低沉之意,“我等,可能太過小瞧西涼兵馬了,當時倉促之下,屬下恐怕也小瞧了馬騰帳下兵馬的實力!若是只有在陳留展現出的那點人馬,這支西涼兵馬又如何能攻陷小沛?”

    這個時候,不管是曹仁、曹純這些曹操宗族子弟,還是李典、韓浩這些新晉將領,一個都沒有出聲,誰都清楚,若是出謀劃策,自己等人還有出謀劃策的余地,可這些智謀之士分析天下大勢,遠遠不是自己這些大老粗能插嘴的!

    曹操面色陰沉,“若是西涼兵馬,有如此形勢,恐怕就是我等錯估了一人!”

    胡昭一愣,旋即反應過來,“明公是說那賈文和?”

    曹操點了點頭,“當年賈文和能攛掇李傕等人勠力同心,fan gong長安,縱然呂奉先那樣的勇將也只能落荒而逃!但憑此一條,恐怕那賈文和在西涼兵士心中威望已然不低!馬騰帳下沒有那么多兵馬,不代表西涼士卒沒有那么多兵馬!若是賈文和在背后促使西涼兵馬行動,這也不是不可能!”

    曹操頓了頓說道,“某家觀劉子瑾那小兒用兵,大軍出動,必然帶一策士隨軍,二有資格跟隨劉子瑾左右出謀劃策之士,不外乎那聲名在外的戲志才,有總管之稱的郭奉孝,或是那位傳言和劉子瑾合力,讓西涼兵馬攻破長安,清剿王允,而后驟然一躍,成為廟堂上高官的西涼賈文和!此番除卻探知到哪戲志才尚在京都之外,其余兩人都行蹤不定,卻又未曾伴在劉子瑾左右……”

    胡昭面上帶著幾分難色說道,“朝廷恐怕籌謀多時了!鄭公在汝南兵敗,一戰而潰,我等緊接著在敬丘、相縣被敵軍伏擊!鄭公借著相縣地市阻擋敵軍大軍的想法也落為空談!此番敵軍已然占據了小沛,南北有敵軍!”

    胡昭頓了頓,開口說道,“我等為今之計,不外乎是向西,借著我等在梁國埋下的暗子遁入兗州,若是敵軍前行奔赴到了沛國等地追擊明公,兗州腹地,反倒成了兵力弱點,到時候明公在兗州登高一呼,范世琦就能將敵軍擊潰!或者,向東奔彭城,遁入徐州,接到向北直奔青州!”

    聽到胡昭的建言,曹操明顯心動了,眼睛忽閃忽閃的冒著光芒,曹操猶豫了片刻,還是帶著幾分禮貌質詢管寧,“幼安,你怎么看?”

    管寧頓了頓,旋即開口說道,“明公,以管寧愚見,如今唯有遁入徐州,我等方有一線活命之機!”

    看到曹操偷來詢問的眼神,管寧苦笑了一聲,“明公莫要忘了,如今朝廷大軍已然兵臨梁國,那位卻沒有絲毫消息傳來,只能說明兩點,第一,那位對大漢心懷畏懼,臨時退縮了!第二,便是那位事發了,如今已經被朝廷的兵馬處置了!不管如何,我等此番步入梁國,恐怕要全靠自己,不僅要提防朝廷兵馬,還要提防那位王爺!

    而明公莫忘了,與梁國相近者,不外乎陳留與山陽二郡,不說陳留如今已然落入朝廷的掌控之中,就是沒有,陳留也去不得!畢竟太遠了,不符合我等奔赴青州的圖謀!其次便來說說山陽,以屬下愚見,山陽這地兒,明公萬萬去不得!

    別的不說,明公莫要忘了,那位漢中王父子,便是山陽劉氏族人,更何況,如今名滿天下的山陽高士張儉,也在朝廷之中占據高位!明公且自說說,到時候,那些山陽士族,是偏向明公呢?還是偏向朝廷那位?明公與孔明先生所策,雖然大膽,有可行之機,可以屬下看來,那完全是在送死!”

    聽到管寧如此說,曹操逐漸冷靜下來,面上多了幾分陰晦之色,雖然曹操心底不高興,可曹操心中明白,經過管寧這么一分析,這次若是自己奔赴兗州,那這成功的可能性,恐怕比突襲南陽成功的可能性還要小!

    當下曹操輕輕點了點頭說道,“稍待片刻,等到妙才到了,我等將實際情況弄清楚,在說到底該如何抉擇!”

    </br>

    </br>百度一下“三國奇公子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