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 禰河  分類: 游戲競技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此為存稿,修改版考完試發免費章節】

    -----

    許晴根本不是為了自首才來找易安,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親手復仇。

    為此,她必須展示價值和實力,也必須和盤托出一切以得到易安的信任,這樣才能得到加入那個神秘組織的機會。

    她po jie基地存在的方式更加匪夷所思,當初易安去h省基地時,每周都能和外界通通電話,許晴便是通過電話確定了基地位置。

    據她所說,基地唯一的網絡在谷主任的辦公室,老谷同志是個對殺毒軟件有著充分信任的中年人,入侵他的系統不費吹灰之力。

    隨后,許晴就這么順藤摸瓜地找到了一顆總在基地上空傳輸數據的衛星,然后挖出了何雨嵐以及聯絡她的安德烈,最終就這么一路追蹤偽裝失事的寒鴉號去了南美。

    她從中很快得出結論,易安是個龐大組織的成員之一,它是巨型集團們擰在一起構成的龐然大物,實力遠超想象。

    而且許晴有絕對的自信,比起易安這種只能被稱為三葉蟲的家伙,她憑借這手無孔不入的黑客技術一定會更被重用。

    至于何雨嵐是如何控制下線,以及易安反客為主什么的重要信息,也許是生物鐘正好錯過,許晴完全不知道。

    “你的異能絕對不僅限于網絡。”易安插了一句,安德烈他們的潛艇可是斷掉網絡才敢跑路的。

    “我說過,這是秘密。”許晴絕口不提,“向你的上線介紹我,她叫何雨嵐對不對?當然你也可以把我滅口,只不過……會不會有些可惜呢?”

    蘇依有些慌亂,她沒想到易安去h省一趟居然卷進了這么大的麻煩里。易安注意到了姑娘的表情變化,走到她身邊突然向后者耳朵里吹了口氣。

    “呀!”蘇依沒想到也沒躲過,“干嘛啊?”

    “你相信我還是相信她?”易安胸有成竹,“沒問題的。”

    “反正你每次都這么說。”臉色稍稍緩和的蘇依悄悄說,“我家有很大的塑料桶,聚乙烯的。”

    只要把人丟進去,再加氫氟酸,問題就解決啦,反正看許晴的樣子也不是正面戰斗的選手,體型也能裝得下。

    “你真是一直帶給我驚喜,絕命毒師看上癮了是嗎?”對蘇依的玩笑易安立刻做出回應“比起桶,我倒是覺得有必要盡早挑一張很大的床……”

    “去去去。”蘇依把他推開,自顧自跑邊上坐著去了。

    許晴很無奈,她剛剛經歷了人生的重要低谷,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但這兩個沒心沒肺的居然當著自己的面打情罵俏。

    太可惡了!

    “崔小姐,那就這樣吧,我明天帶你去找何雨嵐。”易安笑得非常和藹,“今晚好好睡一覺哦。”

    占用了一個名額啊。

    第二天,當易安將服服帖帖許晴送到辦公室的時候,包括徐濤在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更令他們大跌眼鏡的是崔梓欣像報菜名一樣說出來的那些事,包括毒蛇、變色龍在內的龐大組織首次在調查科面前露出冰山一角,但已經是如此猙獰。

    沒人知道崔梓欣的這具身體在剛出蘇依家門的時候就被換了第三位主人,現在控制它的甚至都不是人類。

    易安至今還不知道那些特殊犯人們的去處,有傳聞說其中一部分甚至會進入研究所充當樣本,總之對南美的組織很有借鑒意義,這次正好插個眼進去。

    “崔……許小姐,你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嗎?”趙娜娜停下來敲擊鍵盤的動作。

    “沒有了。”許晴伸出胳膊,“手銬呢?”

    徐濤驚得連煙都沒點火,自顧自叼著在那抽了五分鐘空氣,他辦了這么多年案子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配合的能力者。

    也不怪大家皮癢,實在是自詡為天之驕子,為所欲為習慣了之后,突然被官方抓住說你這么干是要謝罪的,很難沒有怨氣嘛。

    把該說的說完后許晴連嘴都不張一下,幾個小時后她便被一群上門的黑衣人領走,手上腳上綁了某種電子設備后坐著suv離開了。

    t市的車牌,看來是直奔省會。

    “易安,干的不錯,放假居然也有斬獲。”徐濤終于點上了火。

    “守株待兔哪有什么技術含量,”易安假惺惺地害羞,“運氣好而已。”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徐濤開始填墻上的排班表,“現在科里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杜箐,她自己還處于失憶狀態,控制起來問題不大。主要是杜寧雨和那個動物園兩邊現在都不消停,目標很可能都是咱們這杜大小姐,所以不容有失。”

    易安湊近看表格,有些驚訝:“我怎么自己一組?”

    徐濤理所當然地說:“那當然,總隊那邊說你的實力是b級嘛,人家溫明陽也是自己一組好不好?誒,不是我說,你到底什么時候去進行水平測試啊?想不想漲工資了?”

    “我現在不缺錢,那測試多麻煩啊,不去不去。”

    雖然易安說的是大實話,但落在徐濤耳中卻完全代表了一種消極懈怠的工作態度。大家工作為的不就是養家糊口嗎,你不喜歡錢那肯定是有別的路子啊!

    他聯想起易安曾問過自己能不能搞副業的問題,心道這小子難道不知不覺間創業已經成功了?還是說已經確定從此要靠吃蘇家姑娘軟飯過日子了?

    羨慕……呸!墮落!

    “我感覺你看我的目光經歷了從關心、疑慮、羨慕到鄙夷的變化,是錯覺嗎?”易安在目不轉睛的徐濤面前揮了揮手,“煙要燒干凈了啊。”

    “切。”徐濤把他的手打開,“周一五你,二四七我和娜娜,三六溫明陽,早晨八點到這個地址接班,準時到啊。”

    似曾相識的一幕。

    易安接過紙條背下來:“上次你這樣給我個地址,去了發現地下室在用刑,這次難道……”

    “你覺得我們會對杜箐做什么?”徐濤被易安噎得難受,“今天周一,你先過去,現在溫明陽在那,你把他替回來。”

    說到溫明陽,易安還沒忘了他撞自己車的事情,很直接地表示:“這孫子露出馬腳了沒有?”

    “沒有,我倒覺得人家工作態度挺認真的,可能真是誤會吧。”

    煙霧中,徐濤一臉淡定。百度一下“我的虛假系統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