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一十六章 救吳殘策

作者: 樹葉的樹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若要去救濡須吳軍,是個大問題。過丹陽郡渡江,再趕往濡須塢城,需要有牽制之軍,偷行過道,之之后吳軍必須從城殺出。吾軍是不可能往濡須塢趕去的,太深入了。”史越與朱然等人分析情勢,意思是告訴他們,去救可以,必須諸葛瑾先表明降意,配合蜀軍,不然斷不可能送命去救。

    朱然:“與書過去,來回聯絡,只怕他們糧草已盡。望大將軍起兵先行,渡江之后,再與書之。”

    姜維駁道:“斷不可能,孤軍犯險,若是有失,司馬懿定大舉兵犯。”

    史越此時很是為難,雖然可以幫忙,但是太多不確定性。最簡單的濡須吳軍降與不降都不能確定,這就難出手了。“義封,非吾不能助,而是時勢難料。”

    在場吳國舊臣舊將,新至此,也不好請命,讓蜀軍犯這般險。

    史越滿懷著希望眼色看向眾將,盼著姜維、張合等人突然站出,說:吾有辦法!

    但畢竟是些事外之人,他們并沒有多么盡心去想,如何決策。

    “吾有辦法!”諸葛恪站出,聲喊。

    史越漸喜,問:“元遜,有何策?”

    諸葛恪:“大將軍所要第一條,無非是家父之降。只有其降,才可領軍配合吾軍之救。吾知家父之心,他人勸不可,但是我勸,定可。時間緊迫,往大將軍先出兵,渡江去救,吾同隨軍,先行之,親送信書入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定可說服!”

    諸葛恪堅聲有理,勢氣威嚴。卻是假話,身為兒子,最清楚父親之為。諸葛瑾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降蜀軍的。

    史越喜道:“元遜所言,吾信此言!”

    姜維目露疑色,說道:“且慢,大將軍,請聽一言,若是諸葛瑾不降呢?”

    史越:“不會如此,子知父也,且他是親自入見勸導,且能不成之。”

    朱然、呂范、朱據等將拜謝之。

    史越再問:“此戰,誰愿領軍渡江去?”

    朱然:“吾愿去!”

    呂范、朱據也言:“吾也愿!”

    在場蜀將,沒有一人站出表示愿領軍去。

    史越看著場面,頭疼了,全讓吳將去,這不妥吧?這要的要事,需要一個應變極強,多謀多智之將最妥,最好還是蜀軍。伯約?儁乂?你們說話啊?

    諸葛恪再言:“吾斗膽請命,大將軍輕率軍去,吾父見之,大將軍這般入險,定被其心感動,更會堅定降軍之心。”

    姜維怒喝:“大將軍乃吾國之重,此能身入魏險,只為一敗軍之降?”

    史越為難了,這家伙說得好有理啊。救都去救了,自己去,的確更好,對方看到自己身來。若是全派吳將領兵去,只怕沒人鎮場,到時有亂,敵又不降。復雜啊……

    但是我不想去誒?這么危險我去干嘛啊?嫌命長?哪個大將軍上戰場的啊?好像哪個大將軍都上戰場的……

    史越:“元遜之言,確是,若是先帝在,定也會如此。吾可為主帥領軍之。”擦擦擦!老子在說什么!

    諸葛恪發自內心而喜,“大將軍仁義,吾替家父謝之!”

    姜維:“不可啊!大將軍,萬萬不可去,若是這樣,吾愿領軍代去!”

    史越聽此,極其歡喜,真的嗎?那好啊,你去啊,伯約!“伯約,汝要在此,負責牽制魏軍,守住各郡城。在言,汝去,定無我更得吳眾之心。”

    擦擦擦!老子又再胡說什么!嘴怎么不聽使喚了!

    “大將軍,吾愿隨往!”張合終于聲言,請求同隨。

    儁乂啊!你終于良心爆發了!史越:“儁乂,汝就同吾往吧。”

    史越瞟了一眼張苞,反倒是平時最主動的家伙,現在一言不發。咋回事啊?

    換了其它時候,張苞定第一個請命出戰,但是這一次不同。第一,對于救吳國將臣,并不上心。第二,留在此,就是要牽制魏軍,守城作戰。那就有機會遇戰司馬進。上次一役,張苞莫名期待下次見面。

    丹陽郡,建業

    司馬懿敗呂范、朱據軍后,一直做守此城,城中吳國舊臣將領極多,隨時還會有變故,必須一一處理。

    蔣濟同隨來此,已經讓手下快馬傳書回洛陽,告訴曹叡,速調司馬懿回都,派其他人來揚州頂替,以免夜長夢多。

    “都督,曠世之功啊。圣上若知,恐都督要封侯為相啊!”蔣濟喜笑祝賀,以前老練。

    司馬懿顯出一臉慚愧模樣:“蔣大人謬贊了,此番功績,非吾一人之能,乃是眾將齊心協力為之。吾只是僥幸,混得功績。”

    蔣濟:“都督過謙了,吾隨身都督,妙策妙才,深感佩服。”接著問:“此勝報不知都督回報圣上沒有?”

    司馬懿目色一凝,笑說:“那是自然,第一時間,快馬報向陛下。”

    蔣濟又問:“吳國境地已取過半,不知都督何時班師回都?”

    司馬懿:“大人恐不了解揚州境況。表面上雖取境地,吳臣降魏,實則內患叢生。當年冀州之平亂,近十余年。如今揚州之平,恐更甚之!取城易,平城難。”

    “此番輕易離去,只怕吳國舊人,復國心起,那時又亂,勞軍傷財。且地之西,潘鳳主軍還在,怎敢離去,吾敢斷言,離軍去后,他必攻!此時的他招降了不少吳國舊臣,那些人影響不凡。”

    蔣濟:“都督深遠,吾不及啊。”蔣濟早猜到司馬懿這般言語,只不過比自己想得還要過分,話語中要待完這輩子不回了?

    “報!”此時士兵送信書入。“丹陽郡交界境地受潘鳳領軍攻襲,來請救!”

    蔣濟聞言冷冷一笑,“都督啊,看來汝還未離,潘鳳就等不及征戰了。”

    司馬懿接過信書,觀之,深謀遠思,對方到底何意?現在兩軍的戰況,都不適合再戰爭,應該修養生息為主。

    看過信書,久久不語。來回走動,思索中,其中深意。

    “讓陳騫領一萬人去鎮守邊境城池,再與書司馬師,讓他調兵去助守。”司馬懿回言下去。但對方所為為何,還是沒有想出一個可信服的想法。

    救濡須吳軍?不可能。太險了。渡江入魏軍據地,還想深入濡須城去退開張遼守軍,一路過去之時,消息已經泄露,那時有去無回。援救吳軍,只有一法,兩軍早有配合,吳軍殺出濡須一帶,蜀軍路途相救,才可成事。

    可現在諸葛瑾被困濡須塢城內,如何表降意,配合之,而且此人斷不會降的。諸葛亮不叛蜀,諸葛誕不叛魏,諸葛瑾不叛吳。此乃諸葛家族以身為處各國之本,忠誠。但凡一人有叛意,其余諸葛家的人在他國就將陷入永無止境的懷疑猜忌。

    司馬懿思來復去,還是想不出敵軍所為?

    丹陽郡,于潛

    史越率軍攻此城,以表明自己與戰之意,引起魏軍注意,牽制其軍。一戰之后,立刻離去,率朱然、張合等將往臨城至虎林,渡江。

    而姜維、張苞等將在此扎寨,繼續引起魏軍注意。此時埋伏軍馬在一魏軍來助救的險道中。

    “伯約,繼續攻下去,按吾軍氣勢,還可再取一城!”張苞建議道。

    姜維肅聲:“此地已是極限,再進軍行,欲敵犯險,誤了大將軍之事,汝讓吾怎么交代?”言語中有喝斥之意。

    張苞初次見姜維這么激動,似乎對大將軍這次決策不滿。

    “來人了!將軍!”部將張翼提醒。

    姜維:“吾軍在此處,必須牽制許久,才可保證大將軍順利渡江,少受敵擾。”“敵將至,箭隊準備。”

    魏軍奔至此來,一聲令下,萬箭齊發。

    “啊!”慘喝聲起,魏兵落馬而下。

    蜀軍齊出,“殺!”殺之出來。

    魏將見此大喝撤軍,眾人調頭而走。

    姜維看勢,并未傷敵多少,“追!”

    部將張翼快馬先行,要取此首功。

    “兄弟們隨我殺!”張翼大喝,追至一路,見奔逃為的魏軍沖入一拐口,不見身影,然后拐口一批魏軍騎兵沖出,氣勢更甚。

    魏軍領將:“敵可敗!反擊!”

    說罷,挺槍刺殺張翼來。

    張翼迎擊上戰,出手幾招,皆不得勢。“報上名了!”

    “魏將,陳騫。”21百度一下“重生三國之上將潘鳳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