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蘇長風一直不明白臥佛寺的輩分是怎么分的。

    按理說,他是第二十三代弟子,法號首字為‘心’,應該是屬于輩分較低的一些,但是現在的他卻只需要稱呼廣亮為師兄即可二者之間似乎差著些其他的法號,但是其他人對此也無異議。

    難道是因為他拜在首座門下的原因?

    可是法號不對啊,如果是這樣,他應該是廣正才對。

    思緒如同一團亂麻,將一切都混雜其中,又想了想,他還是放棄了理清這個排輩的想法。

    作為既得利益者,他是不介意自己的輩分比較高的,畢竟比起需要點頭哈腰不停問候的山藥和鐵牛他們,他這個樣子好。

    從預備役到轉正的過程他也已經理清了,雖然山藥他們現在已經算是入了門,卻沒有真正屬于他們的法號,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們只能算得上是臨時工,若是想轉正,也就是真正入門,那就需要去完成一件任務。

    這間任務很可能是采集草藥,也有可能是除危濟困,甚至也有可能是蘇長風這種比較危險的任務,但是只要完成了他們被分派下來的任務,他們就能真正成為臥佛寺的一份子。

    當然,如果他們的運氣足夠好,像蘇長風這種半躺贏的結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

    出了大雄寶的門,蘇長風摸著光頭,看著后的那層金色光膜若有所思。

    此時他的上正穿著一件黃色的僧袍,這間僧袍也不知是由什么編織而成的,輕薄堅韌,已經可以比擬之前他所穿的那件天蠶甲了。

    一件是副本所認證的防具,另一件只是一個寺廟之中所發放的常衣物,二者的價值近乎相等,這不得不讓人感嘆副本之間的差距之大。

    不過,天級副本之中的東西再怎么好,對于蘇長風來說也只是看得見摸不著的惑,在這個副本之中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錯,自從被傳送到這個副本中之后,副本也不知出了什么差錯,他已經有些子沒有聽到副本的提示音了。

    一方面來說,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里并未完全被副本掌握手中,能在這個副本中取得什么收獲都要看他們自己;另一方面,因為沒有副本的守護,想要中途放棄任務回歸都是一個不可能的想法,也就是說,生命在這里只有一次。修羅進化

    風險與機遇并存,機遇與挑戰相伴,這就是最好的詮釋。

    “這幾,你休整好了嗎?”

    后傳來有些沉悶的聲音,一個男人貌似有些神神秘秘的站在他的后,是廣亮。

    回來已經有些時,自然也不能讓這些光虛度,在廣亮的幫助下,蘇長風已將開始準備進行下一步的修煉。

    修煉之道,財侶法地必不可缺,而此時,財侶法地一切事物已經由廣亮為他準備妥當,蘇長風所要做的,就是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保證自己處于階段最巔峰,提高突破的成功率。

    “一切準備完畢。”

    蘇長風轉過,嚴肅地回答道。

    說得輕一點,此事只關系到自己能不能成功突破,而再嚴重一點,這件事就關系到接下來他在這個副本之中該怎么規劃,功在當前,放眼未來。

    自然容不得半點馬虎。

    “既然如此,那跟我來。”

    注視著蘇長風的眸子,廣亮似乎想要從中尋找出一些異樣的神色,但是他所看到的始終是屬于蘇長風的堅定。

    最終,他還是放棄了自己的想法,停下了這有些幼稚的舉動。

    轉過,他招了招手,示意道。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器具。

    八寶功德池旁,一個熟悉的青銅鼎屹立在旁邊,上面的奇奇怪怪的文字熠熠生輝,鼎上鐫刻的文字和自己學習的文字有著很大區別,蘇長風雖然都不識得,但是卻也能連蒙帶猜明白上面到底說的是什么。

    輕車熟路地坐到鼎中,感受著鼎內快要將自己頭頂淹沒的池水,蘇長風有些奇怪。

    之前的一次次修煉時,這鼎中都充斥著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物品,而這一次卻只有清澈透明的湖水。

    “雖然這事已經和你講過了一遍,但是現在,我必須將事再重復一次。”重生外掛當學渣

    青銅鼎前,廣亮手中拿著一個小布包,面色嚴肅。

    此事由不得他不嚴肅,蘇長風的修煉非常重要,可以說是和臥佛寺接下來的計劃息息相關,若是他的修煉出現了什么問題,那接下來的計劃就要大打折扣。

    “你接下來要用之前我們所見的那條蛟龍的心血來進行煉體,而你要做的,就是強忍著龍血的腐蝕,在不改變自血脈的況下完成淬煉過程。

    此事你需要牢牢記住的就是,你在這修煉過程之中不可以將那蛟龍的心血納入體內,否則我們也無法掌控接下來事會變得如何。”

    “是。”

    蘇長風同樣臉色凝肅,這段話雖然他已經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他卻從未起過煩躁的心思。

    廣亮對他的關心他能夠感受得到,而他也不是什么狼心狗肺之人,對于他人的善意,而且關系到自己的切利益,他是沒有理由拒絕的。

    “至于其中的煞氣,你并不需要完全將其摒棄出去,要知道,我們所修煉的血氣亦能污染其他氣修劍修的法寶,對于他們起到克制的作用,而且血氣同樣可以震懾妖魔鬼怪,這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說和煞氣相通的。

    待到一定境界,有時候我們甚至要主動汲取煞氣和星辰之氣來淬煉自己的體,磨煉自的意志。

    所以對于龍血之中蘊藏的煞氣,你可以嘗試著用血氣和它對抗,感受其中的不同。”

    沉默的點點頭,蘇長風看著廣亮,臉上寫滿了堅毅。

    這并非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活動,即使失敗了這一次也還有著其他突破的渠道,并非是只能在這一棵樹上吊死,但是蘇長風卻并沒有想著下一次。

    半個頭顱大小的心臟被廣亮從布袋中取出,這些子過去了,那顆心臟依舊在強有力地跳動著。

    “如此,便開始吧。”

    手掌化刀,在心臟上切出一個豁口。

    豁口之中,粘稠的黑色血液緩緩滴落。百度一下“無限副本時代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