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62章 暫別白水村

作者: 諾諾寶貝  分類: 女生言情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閑話半天,老夫人又送上了給老屋這邊準備的禮,衣料布匹和各色滋補吃食,可說是相當豐厚。

    在這期間,鄭豐年幾次意圖搭話,卻都被老夫人輕描淡寫的客氣了過去。

    鄭大福和孫氏是占著長輩的理,不論那些年對云蘿好不好,在分家之前他們也算是養育了云蘿一場,可鄭豐年一個隔房的伯父又憑什么讓侯府老夫人紆尊降貴?

    就憑他不事生產、偷奸耍滑、眼高手低,還惦記著侄女手上的那點肉嗎?

    衛家老夫人的真實脾性可絕對不是現在表現出來的這樣和氣好說話。

    從老屋告辭出來,他們又轉道去了鄭二福家。

    鄭二福他們顯然是沒想到這老夫人還會往他家來,鄭豐慶在院子里支著個劈柴的大斧頭愣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自是連忙和扔下編了一半草鞋的爹一起把人迎了進去。

    “冒昧來訪,打擾了。”老夫人抬頭看到被小胡氏從屋里扶出來的老太太,她連忙快步迎了上去,“老太太,今日特意來拜見您。”

    拜訪和拜見,顯然是不同的兩個詞。

    老太太連忙說道:“不敢當不敢當,老夫人快快屋里坐。”

    老夫人親手扶著老太太的一邊胳膊,在鄭二福等人的引領下進了堂屋,又與老太太說著:“小蘿說了,在這個家里,最疼她的就要數您老,前些年家里都不寬裕的時候,她還能時常在這兒吃一頓飽飯。”

    “哪有她說的這么好?她自己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讓人忍不住就想多疼疼她。”

    說著的時候轉頭去尋找云蘿的身影,卻見她被虎頭拉在了院子里說話。

    衛老夫人轉頭跟老太太說:“您這曾孫虎頭虎腦的,一身的機靈勁,將來必有出息。”

    老太太笑呵呵的,“就是個安分不下來的混賬小子,從小就調皮搗蛋的,也只有小蘿能制住他。”

    院子里,虎頭拉著云蘿一臉氣悶,“你要回你自個的家了嗎?”

    村里到處都在說小蘿不是鄭家的孩子,她的親人找上門來了,要接她回去享福。

    虎頭這幾天的心情不大好,有一種妹妹將要被搶走,他卻毫無辦法的氣悶和憋屈。

    云蘿仿佛沒看到他的臉色,點頭道:“暫時不走,老夫人過兩天還要宴請全村,之后我再隨她去府城。”

    虎頭都沒來得及高興就被她之后的話再次打回了低谷,不禁幽怨的看她一眼,但更多的還是擔心。

    就像文彬一樣,他對大戶人家的事情并不了解,但多多少少的也聽說過一些,真擔心小蘿去了會受委屈。

    “你去了那里后可別跟在村里一樣,什么事都不在意不計較的。那些千金小姐公子們一個個都嬌慣得很,眼睛還大都長在頭頂上,如果敢欺負你,看不起你從鄉下去的,你千萬別忍著,說不過你就動手,再不行你就回來。”

    這話說得雖然跟文彬不一樣,意思卻是差不多的。

    云蘿聽著也只是點頭,并不反駁。

    虎頭看著她這安靜淡然的模樣,更是愁得跟什么似的,用力撓了下頭,說:“太婆她不是在大戶人家待過嗎,你要不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住一晚更太婆討教討教在大戶人家的生存之道。

    看著這些比她本人還要焦慮的親人們,云蘿不知該怎么去安撫他們的不安,便說:“虎頭,你要相信我,我什么時候吃過虧?”

    “那咋能一樣呢,大戶人家里都是些精明人,可沒有我們鄉下這么簡單。”

    “都是人,在我眼里沒有什么區別。”

    他撇撇嘴,又哼唧了幾聲,“你以后就有親哥哥了。”

    雖然以前鄭文杰也是她的哥哥,但他一直自以為和小蘿的關系比鄭文杰親近多了。可是現在,她就要有一個親生的哥哥!

    看他別扭的模樣,云蘿微微彎起了眼睛。

    老夫人的正式拜訪算是正式確定了云蘿的身世,一時間,村里到處都在討論這件事情,那興致勃勃的模樣就仿佛什么事都被他們親眼所見,有羨慕的,有感嘆的,也有對孫氏他們陰陽怪氣嘲諷的。

    但不論如何,這些事情都不能影響到云蘿絲毫,老夫人在拜訪之后的第二天更是帶著人馬來村里擺開宴席,宴請全村和周圍幾個村子的老人家,擺了足足三天的流水宴。

    在鄉親們為此津津樂道的時候,云蘿卻登上了前往府城的馬車。

    鄭豐谷他們一路送她到了鎮上,進入通往府城的官道還依依不舍的不愿停下腳步,云蘿都無奈了,說;“我就是去府城轉上一圈,很快就會回來的,到時候帶你們一塊兒去。”

    劉氏抹了把眼淚,“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過去后要萬事當心,有啥事都要記得去找老夫人,莫要跟在鄉下似的啥都自個兒扛著。”

    “好。”

    云萱說:“我們也都不曉得府城里是啥樣子的,不過姑婆他們也在府城,你如果有些不好處理的事還可以去找袁承表哥幫忙,你與他不是玩得很好嗎?”

    “嗯。”

    文彬說:“三姐,我明年一定能考中前三,到時候就能去考江南學院了。”

    “我等著。”

    鄭嘟嘟淚眼汪汪的看著老夫人,說好的你不會跟我搶三姐呢?

    云蘿摸了下他的頭,說:“我先去府城看看,如果好的話,下次就帶你一起去玩。”

    鄭嘟嘟頓時眼睛一亮,“三姐,你啥時候回來?”

    云蘿估摸了下日子,跟他說:“到夏收的時候,我肯定就回來了。”

    鄭嘟嘟皺起了臉,“那還要很久呢。”

    “不久,你看田里的谷穗都垂下來了。”

    他看了看路邊田里的莊稼,不情不愿的點了點頭。

    再依依不舍,馬車終于還是遠去,鄭家幾人站在路邊一直到再看不見車馬的影子才收回了目光,調轉方向回村去,氣氛甚是沉悶。

    遠處,云蘿也放下了馬車的簾子,轉頭看向了同坐在馬車里的衛老夫人。

    老夫人握著她的手輕輕的拍了兩下,說道:“看到你與他們這般不舍,我就知道他們并不曾給你委屈,這次去府城也只是去認個親,你若想回來,隨時都能回來。”

    孫女認回來了,老夫人卻并沒有要將她捆在身邊的想法,雖然她內心里是恨不得一刻都不與孫女分離的。

    而云蘿感受到老人家的疼惜和明理,不禁沉默了會兒,終于喊了一聲,“祖母。”

    老夫人的眼中一瞬間有淚光劃過,拉著她直喊“好孩子”。

    后面有車馬追了上來,馬車外有人稟告道:“老夫人,小姐,是景公子。”

    馬車停了下來,老夫人掀開窗簾果然看到景玥帶著一隊人馬追了上來,“老夫人,正好我們也要去府城,不如一道同行?”

    老夫人看了眼他身后馬車里,也正掀著簾子往外看的瑾兒小公子,點頭笑道:“求之不得,有你們一塊兒,我這一路上都能安心許多。”

    景玥透過窗簾看向馬車里面的云蘿,“阿蘿初到府城,我總得去給她撐個腰。”

    老夫人一愣,隨之看著他若有所思。

    景玥絲毫不避,坦然的迎接著老夫人的打量和琢磨。

    云蘿疑惑道:“撐腰?”

    這回去認個親還得有人撐腰才行嗎?那衛家府邸里面究竟是個什么狀況?

    老夫人擔心孫女會被嚇到,連忙回頭來安撫道:“你只管放寬心,有祖母在,誰都不能把你如何。”

    未了還瞪了馬車外的景玥一眼。

    臭小子多管閑事,嚇到了我孫女,老娘弄死你!

    景玥輕笑,“阿蘿又不是溫室里嬌養的弱女子,老夫人您與其在后面一路撐著,還不如將事情與阿蘿說個清楚,該如何處置她自有主意。”

    老夫人繼續瞪他,眼里還有些警惕。

    臭小子以前可沒見他對誰家的事這么關心,當真是看在與逸之的交情上?聽聽他的口氣,這一副好像很是了解她孫女的姿態,真是頗有些礙眼。

    云蘿沒看明白他們的眉眼官司,但卻聽明白了他們的話,便朝老夫人問道:“祖母,府上現在是個什么情況?這一路過去也無聊,您不如與我說說?”

    老夫人無奈,又瞪了眼景玥,轉頭跟云蘿說道:“也沒什么特別的,就是有幾個不怎么討喜的人,但都無足輕重,對你造不成任何影響。若是膽敢對你有一絲不敬,你只管打過去就是。”

    云蘿若有所思,“是什么人?”

    老夫人的臉色一時間有些奇怪,似輕蔑又似厭惡,跟她說:“也就你祖父的兩個私生子而已,你不必將他們當正經人看待。”

    私生子?

    云蘿問道:“我該叫他們叔叔吧?”

    “呸!狗屁叔叔!小蘿你記得,你姓衛,是我衛家正經的大小姐,他們可跟我衛家沒有一點關系,你只當他們是平常供你耍弄的玩意就行。”

    心念電轉,云蘿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敢確定。

    景玥的聲音隔著馬車壁傳了進來,“老夫人才是正經的衛家人,老爺子本姓陳。”

    哦,果然是入贅嗎?

    多年以前,老鎮南侯膝下只得一女,寵得如珠如寶,到了成婚的年紀就給她精挑細選了一個女婿,雖出身貧寒,但卻一表人才,精通詩書經意,年方十八就已經有了舉人的功名。

    成婚三年,兩人膝下已有了一個兒子,就是云蘿和衛漓的父親,本該濃情蜜意、一家和樂,卻忽然爆出那陳舉人竟拿著衛家的銀子,背著衛家人在外頭養了一房外室,那外室給他生了一個兒子,肚子里還懷著一個。

    至此,夫妻反目,但老夫人卻并沒有將陳舉人趕出門外,而是將那外室接進了府,將他們一家四口人關在了一個偏僻的小院子里。

    “你祖父已經癱瘓在床三十余年,一直由他的紅顏知己精心照料著,能夠日日相處,不必心驚膽戰的害怕被人發現,想必他們心里也快活得很。”

    “……”所以,您老不僅把他們關了起來,還打斷了那男人的腿嗎?

    云蘿將事情在腦子里轉了一圈,朝老夫人豎起了大拇指,“您干得漂亮。”

    老夫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摟著她說道:“所以你也大可不必將他們放在眼里,若是對你恭恭敬敬的便罷,若膽敢對你有一點不恭敬,你只管大耳刮子甩過去。”

    “他們現在還住在府里嗎?”

    老夫人不屑冷笑,“他們倒是想分出去單過呢,我原本也不欲跟幾個小輩過不去,好歹關了這么些年也差不多了,可惜有些人就是心太大,在你爹沒了之后竟以為他們能登堂入室占據主位。”

    那就別怪她不留情面了。

    她拍了拍云蘿的背,說道:“所以,并沒什么值得擔心的,頂多就是去給你祖父看一看認個臉熟,族中的極為長輩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多少年前他們都沒能把我拉下來,現在也只有縮著脖子乖乖度日的份。”

    頓了下,她又說:“男人大多犯賤,你想安安穩穩的當個賢妻良母,他們往往就要作天作地的,一旦你強勢起來了,他們也一下子就縮了回去再不敢輕易造次。所以小蘿啊,你要聽祖母的話,等過幾年你長大嫁人之后可千萬不能當個忍氣吞聲的受氣包,受氣包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好。”

    馬車旁的景玥:“……”一派胡言,本王如何會讓阿蘿受氣?

    馬車一路奔馳,第二天將近傍晚的時候就到了府城。

    這是云蘿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看到這樣大的一座城池,巍巍城墻之上有士兵巡邏,寬闊的城門下,車馬人流不息,一個四十余歲留著八字胡的褐衣男子快步迎了上來,“見過老夫人,見過大小姐!”

    老夫人掀開窗簾往外看,驚訝的問道:“衛德,你怎么到這兒來了?”

    “聽聞老夫人和大小姐今日要回家,老奴如何能不出門迎接?”他往前湊了一步,透過掀開的馬車窗戶,輕聲說道,“不知是哪里走漏的風聲,老爺子也知道今天大小姐要回家了。”

    老夫人頓時眉頭一蹙,隨后冷笑了一聲,“這也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了也不稀奇。”

    ------題外話------

    抱歉親愛的們,今天更新遲了,還只有短短的一小章。

    本寶昨天去拔了顆橫著長的智齒,又是切肉又是磨骨的拔了近一個小時才拔出來,麻藥過后疼得我死去活來,還發燒了,所以實在沒有精力來碼字。

    昨晚上也沒怎么睡好,一會兒醒一會兒睡的還有各種混亂的夢境讓我有種睡了一個世紀的錯覺,早上爬起來來照鏡子,發現臉腫得像含了一個乒乓球,皮都繃得能反光了,躺著難受坐著頭暈,今天真的只有這么多了。tt百度一下“農門貴女有點冷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mihtm.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